把爱留在人间

2020-4-10 10:13| 发布者: 堇色 | 查看: 23111| 评论: 0|原作者: 记者 任刚 通讯员 尹冰 陈诚|来自: 颍州晚报

摘要:   4月7日晚,夜空中的月亮格外圆。    在如纱的月光中,界首市富饶社区45岁的王建利走了。    “我坚持不住了,把我拉走吧!”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。    “把他拉走”,指的是让家人通知界首市红十 ...
  4月7日晚,夜空中的月亮格外圆。
  
  在如纱的月光中,界首市富饶社区45岁的王建利走了。
  
  “我坚持不住了,把我拉走吧!”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。
  
  “把他拉走”,指的是让家人通知界首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,帮他完成遗愿——捐出自己的遗体。
  
  4月8日凌晨,王建利的遗体被送往蚌埠医学院,用于医学研究。他也成为界首市红十字会开展遗体捐献工作以来,第6例成功捐献遗体的志愿者。
  
  生命的最后,他想的不是自己
  
  “请快来一下,俺家建利快不行了!”4月7日下午2时许,正在办公室忙碌的界首市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相治龙,接到了吕蕊打来的电话,声音很急促。
  
  吕蕊是王建利的妻子,当时,丈夫忽然拉住她的手,催促她立即联系红十字会,“他说感觉自己快不行了。”
  
  按照丈夫的嘱托,吕蕊当着他的面拨通了相治龙的电话。
  
  接到电话后,没有多想,相治龙等人赶到他家,见到了卧床的王建利。
  
  他发现,相比上次见面,王建利明显消瘦了,已无法说话,脸上却透出一丝平静,望向在一边低声啜泣的妻子,眼神中满是温柔。
  
  “他刚才还能说话,说他不怕死,就是走得早了点,还说这辈子欠我的,下辈子再还。”吕蕊满脸泪水,止不住地抽搐:“到最后了,他想的还不是自己……”
  
  当天22:36,王建利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  
  曾经,家里家外都离不开他
  
  王建利走的那晚,月亮格外圆,在吕蕊看来,像是她老公的眼睛,最后一次和自己告别。
  
  “他年轻时很帅,尤其是那对双眼皮的眼睛,就像会说话一样。”送走王建利后,这两天,吕蕊一直沉浸在难以抑制的悲痛与思念中。在她看来,屋里的一桌一椅,院里的一草一叶,处处都有丈夫的影子。
  
  端坐在小院里,吕蕊的思绪又飞回了25年前。
  
  1995年,进入当地中原奇安特鞋厂工作的吕蕊,初次见到了王建利。
  
  “起初我不喜欢他,甚至有点讨厌。”刚参加工作的吕蕊,是厂里的品质质检员,比她大两岁的王建利则是厂里的一线操作员。
  
  相比帅气的外表,她觉得王建利的性格有点沉闷。“每天我按时来厂里上班,他都早早来到岗位,桌子上堆了一大堆成品。”王建利的认真负责,也让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吕蕊有些紧张,“工作量比同事多了许多。”
  
  相处久了,王建利勤劳朴实的一面渐渐为吕蕊熟悉,两人也在共事中互生情愫,1996年走到了一起。
  
  有了孩子后,王建利更加勤奋,家里家外都离不开他。
  
  “你相信吗?生病前,他一次衣服都没让我洗过。”回忆起过往,吕蕊嘴里满是幸福。
  
  如果他爱惜点身体,或许不会病得这么严重
  
  可幸福很快被一场噩梦打破。
  
  2003年,王建利赴上海一家鞋厂打工,凭借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,赢得了老板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  
  2011年,鞋厂老板在界首开合资厂,把王建利调回界首任车间主任。
  
  这时,王建利已经检查出胃部不适,但他一直没把病情放在心上。直到确诊为胃癌。2013年,实在无法坚持的王建利,才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。
  
  为了补贴生活,王建利和妻子开了家花店,在亲戚家的绿植基地进些花品销售。
  
  日子再苦再难,王建利却始终乐观。“他常说,要用双手让我们家变得更温暖。”回忆过往,吕蕊泣不成声,“如果当时他不是那么拼命,如果他爱惜点身体,或许就不会这么严重……”
  
  2018年底,王建利在妻子的陪伴下到安医附院做了手术。回到家后,他的身体每况愈下。最严重的时候,他的胃部完全失去了消化功能,不能吃主食。“吃下多少,就吐出来多少。最后,他1.76米的个子,体重还不到100斤。”
  
  捐献遗体做研究,希望能帮到别人
  
  去年开始,王建利渐渐意识到,或许自己的时间不多了。
  
  2019年的12月末,王建利主动和妻子聊起了捐献遗体的事。
  
  “他说人走了就只剩一把骨灰,但把自己的器官捐献出去,就能帮助到其他人,也能在人世间看到亲人。”
  
  反复阐述自己的决心后,王建利最终做通了家人的思想工作。
  
  3月22日,王建利在电视上看到界首红十字会在疫情防控中的报道,当即按照新闻里的联系方式,拨通了相治龙的电话。
  
  了解到王建利的遗愿后,相治龙告诉他,对恶性癌症患者的遗体捐献,国家有明确规定,不适宜做器官移植,只能用于遗体研究。
  
  听到这,王建利没有犹豫。随即,他签下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。“他说自己的器官不适宜捐献,那就捐给医院研究吧,对癌症研究做些贡献,希望有一天,人世间不再有这种病魔。”
  
  “我舍不得能干的妻子,舍不得长大的大儿子,舍不得可爱的小儿子,舍不得和蔼可亲年迈的父母,以及我的亲人们……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,再困我也不想睡,也不敢睡,我怕睡着了再也醒不来。”生前,他用微信发给妻子这样一段话。
  
  “爸爸很内向,不善于表达感情,他走之前对我说,自己没本事,对不起我们。”大儿子王坤说,他从不认为爸爸亏欠了自己:“他一直教导我为人要善良、工作要踏实,这都是他留给我的精神财富。”
  
  4月8日凌晨2点,王建利的遗体捐赠至蚌埠医学院,完成了他的遗愿。
  
  记者从界首市红十字会了解到,从2017年至今,界首市已经有捐献遗体器官者12人,其中,捐献遗体的共6人。
  
  “和王建利认识时间不长,但他的爱心,他对生活的乐观,让我们非常敬佩,他的家人非常支持他。我们希望能够有篮球比分,篮球世界杯投注人,在离开的时候,能把自己的爱心留下来。”相治龙说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